当前位置:五块五毛小说网>都市小说>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己> 62、晋江独发严禁转载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62、晋江独发严禁转载(1 / 2)

第62章

满北市中心医院。

急救室的警报灯一直常亮,才是清晨,却站满了人。

谢行之已经清醒了,他没受什么伤,只是身体毕竟还是有些虚弱,处理了身上一些擦伤后,他在走廊里跟所有人一起等待急救室的大门打开。

谢安珩的腰腹已经是二次受伤,又失血过多,还坠入海中去救他,情况看上去并不乐观。

“行之哥,要不你先去休息吧,我们在这守着就行了。”岑向阳实在是看不下去。

他从见到施老夫人开始就一直憋着一股气,憋到现在也没地方发泄,回了医院情况也还是没见好转,他只能坐在旁边干着急,岑向阳最讨厌这种无力感。

赵致殷见状也劝道:“谢先生,等他醒来我们会喊你的,还是去休息休息吧,这里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

谢行之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但走廊里的气氛实在是太沉重,他也明白岑向阳心里的想法,灵机一动:“要不谢先生去给他买一份甜点?等他醒来肯定会高兴很多。”

“……”医院楼下的确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甜品连锁店,一出门就是,也费不了什么功夫,他还没出国治病时,谢安珩也经常下去买给他吃。

谢行之耷拉着睫毛,低低地应了一声:“他要是出来了就打我的电话。”

赵致殷点头:“好,你放心。”

夜里的甜品店很安静,谢行之带着两个保镖进来时,店员还在玩着手机驱除困意,见到他们连忙站起来:“你想要点什么?”

“来一份甜粥,汤水多一点。”谢行之找到曾经谢安珩常给他买的品类。

“好的,请您稍等。”

他拿了小票就示意保镖推他出去,这里暖气开得太足,让人昏昏欲睡,谢行之并不想继续待在店铺内等待。

出了玻璃门,外面竟然飘起小雨来。

“谢先生,您还是进去等候吧。”保镖帮他撑着伞。

谢行之摇头:“把伞给我,你们进去吧,我吹一会冷风清醒清醒。”

“这……”保镖哪敢把自己的老板丢在外面淋雨吹风,“还是我来就好。”

等了几分钟,店里的服务生喊他们,其中一名保镖便帮谢行之把那份甜粥取来递给他。

保镖站在谢行之右侧,忽然眼尖地看见旁边有个佝偻的老头凑近过来:“好心的先生……给点吧,祝您事事顺意……”

“去去去,哪凉快呆着哪去,这不是你能……”保镖刚想把他赶走,忽然被谢行之抬手示意,他只能闭上嘴。

谢行之从口袋里摸了摸,没有零钱,他干脆把一张整钞塞进老人手里:“找个避雨的地方,冬雨不能淋。”

这乞丐老人身上衣衫单薄,不淋雨都够呛,气温这么低,再淋一场雨,怕是还有没有命在都不一定。

老乞丐接了钱,似乎根本不在乎寒冷的风雨,喜笑颜开:“好人,好人!”

他抬头,一双浑浊的眼睛望见谢行之的脸,倏地神色一变:“啊!”

谢行之愣了:“怎么了?”

“是你是你!人中龙凤!”老人眼睛睁得很大,但那双瞳孔里黄白交加,还没有焦距,显得有些吓人,“不不不,不对,不是你……”

谢行之本能察觉了什么:“老人家,我们原先见过?”

“一道,两道……”老人却和完全没听他讲话似的,自顾自叨叨,“两道,还是两道……”

谢行之拉住他的手:“什么两道?老先生能不能说得再明白些?”

“不好不好,淡了,另一道颜色淡了!”老人忽然状似癫狂,抬手指向另一侧。

谢行之顺着他的胳膊回头,正看见一个女人的身影消失在医院电梯门口。

施瑶!

施家最后一个人,也是昨天从头到尾一直没有露面的人。

他当即顾不上许多,拉住保镖:“推我回去,走那边的直达电梯,快点!”

“是。”保镖也被他紧张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大步推着他往前。

电梯到楼上时,走廊里的其他人还都在原来的位置,岑向阳也有点疲惫,靠在赵致殷肩膀上。

但急救室的灯已经熄灭了,显然是抢救成功,人被转移到了病房里。

见到他回来,岑向阳猛地整个人清醒了:“行之哥!我刚准备打你电话的……”

谢行之根本没工夫理会他,他甚至觉得保镖推轮椅的速度太慢。

转过走廊的拐角,他们果然碰见从另外一边急救通道上来的施瑶。

对方的手正搭在病房扶手上,另一只手里攥着一把小刀。

“拦住她!”谢行之眼神陡然锐利。

保镖们也看见不对劲,蜂拥上去。

施瑶不过是个身形小巧的女人,根本敌不过训练有素的保镖,很快就被夺下小刀制服。

“报警。”谢行之根本看也懒得看她。

岑向阳跟赵致殷等人赶过来。

“出什么事了?”

“谢行之,你毁我施家,又毁了我儿子的一生!你不得好死,你跟谢安珩全都不得好死!”施瑶见到事情败露,整个人开始变得歇斯底里。

保镖和医院的保安赶紧把她带走,以免继续在这里影响治安。

“又是施家的人?”岑向阳一见到她就没好脸色,说完就要冲过去。

但下一秒,他没想到谢行之突然发火:“回来!”

这一声厉喝把岑向阳吓了一跳,旁边站着的其余人也都一脸震惊。

这不能怪他们,实在是没人见过谢行之发脾气。

“你现在冲上去有什么用?打她一顿,然后等警察来了把你们两个一起关进去?”

谢行之这回是真的生气了。

岑向阳咽了咽嗓子,没敢吱声。

“我下楼买个甜品,几分钟的时间,把谢安珩交给你们看顾,又能出这样的差错。”

谢行之抬眸看向所有人。

“要不是我及时赶回来了,她是不是就能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摸到病房里去?”

他想想刚刚的一幕就觉得后怕,施瑶手里的刀反射出来的寒光锐利得骇人。

还好他刚好得了那个老乞丐的提醒,他不敢想如果晚来一步,病房里毫无自保能力的谢安珩会发生什么。

谢行之越想越恼火:“我只不过是让你们看守一个房门而已,这么多保镖,十几双眼睛,这样一点小事都做不好,我请你们来是让你们吃干饭的吗?!”

走廊里的所有人一时间都静若寒蝉。

他扫视了一圈留守在病房门前的人,伸手指了指本应该看住房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两个保镖。

“你们两个,回去把薪水结清,以后不用再来了。”

那两个刚刚抽空走神的保镖面色瞬间煞白。

原本还想辩解两句,可看了一眼谢行之的脸色,两人算是一点声音都没敢往外发出来,灰头土脸地应下。

谢行之发完了火,摇着轮椅准备回病房看看谢安珩,岑向阳和赵致殷纷纷站得笔挺给他让路。

结果他刚到拐角处,就看见刚刚被抢救回来应该好好躺在病床上的人站在走廊,一瘸一拐地扶着墙往前走。

谢安珩见到他,眼睛一亮:“行之……”

他手背上显然是刚刚拔下针头,还在往外冒血,面色和惨白的墙壁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谢行之看他又是这样折腾自己,还未消退的火气蹭蹭地就往上冒。

“滚回你的病房里去!谁让你出来的?”

谢安珩被他吼得一愣,又赶紧转身往回走,脚步踉跄,差点再度拉扯到腰腹的伤口,轻轻抽了一口凉气。

谢行之用力闭了闭眼,压抑失控的脾气,转头对身后留下的保镖道:“去把他扶进房间。”

“是。”

谢安珩于是顶着整个走廊里所有人的目光,一个字都没敢蹦出来,乖顺得跟个小绵羊似的,低着头被一左一右两位保镖扶进了房间。

他在床上躺好,护士进来给他重新扎针。

随着众人一同的还有谢行之一,在最后面推动着轮椅缓缓在病床前。

输液针扎好,他轻声道:“都出去吧,我和他单独说会话。”

房间顿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彻底安静下来。

谢安珩半躺着,小心翼翼地打量谢行之的脸色。

刚刚在走廊里实在是吓了他一跳,从他小时候遇见谢行之,一直到现在,他还从未见过对方发这样大的脾气。

谢行之的目光落在谢安珩捅伤的腰腹,轻轻掀开病号服。

那片皮肤已经被医生仔细处理缝合,又包扎过,看不到伤处。

但他视线在谢安珩的腰处停留,眼前仍然一闪而过鲜血满手的一幕。

拢在怀里的人呼吸越来越弱,血无论怎样都止不住,他甚至仿佛能感觉到这具身体的生命一点点从他手中流逝。

谢行之攥紧衣摆,小臂轻轻发抖。

“我错了。”谢安珩没注意到他的神色,等了好久都不见他说话,还是忍不住开口。

先道歉了再说。

但他再一抬头,呆住了。

谢行之垂着脑袋,眼帘也耷拉下去,长睫掩映。

即便如此,他还是清晰地看见他眼角和眼眶都泛着红。

唇也抿紧。

像要哭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五块五毛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