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块五毛小说网>都市小说>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己> 60、晋江独发严禁转载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60、晋江独发严禁转载(1 / 2)

第60章

“您的提拉米苏和水果捞,是打包还是堂食呢?”甜品店的服务生接过谢安珩递来的小票。

年轻男人身形优越,外貌出众,一身高定西装,哪怕是在这样商务人士来来往往的CBD也依旧能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他神色冷淡,在开了暖气的小店里也仿佛自带一股冰冷的气质,没人敢上来搭讪。

谢安珩看了一眼腕表:“把包带走,只需要一份餐具。”

服务生:“好的,您的会员卡上的积分已经可以兑换我们这里的一份饮料了,请问今天要不要一并兑换掉?马上年底积分会清零哦。”

“有哪些饮料?”谢安珩都快忘了他还有会员卡这件事。

他虽然经常来买,但已经很久都没有管理这些卡片和积分的习惯了,好像还是一年前谢行之办的这张卡。

服务生闻言笑着指了指右边墙上挂着的餐牌:“这一列上面的所有饮料都可以。”

谢安珩扫了一眼就看中了谢行之会喜欢的口味:“来一份杨枝甘露吧。”

“好哦,制作大概需要五分钟,请再稍等片刻。”

等他把甜品饮料全部买好回到公司,已经过去将近二十来分钟。

谢安珩一进门就看到他安排给谢行之的特护匆匆忙忙朝他跑过来,好像非常意外一样:“谢先生……谢行之先生没有和您在一起吗?”

“没有。”谢安珩眉头微皱,“他不是在办公室吗?”

刚刚的大堂经理连忙赶过来:“谢行之先生刚才向我们打听您的去向,我们就告诉他您在甜品店,他好像去找您了。”

“咦?”大堂经理见到特护,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诧异道,“刚刚就是这位推着谢行之先生出门的……怎么,怎么现在又在这里?”

“什么?”特护也懵了,“谢行之先生不让我进顶层办公室,我就在顶层的休息室里面坐着,刚刚不小心打了个盹,出来一看,办公室的灯已经关了。”

“我就连忙下楼……然后就碰到了你们,我根本没有见到谢行之先生啊,更没有推他去什么甜品店。”

谢安珩大步走到前台将三份甜品放下,摸出手机就拨通谢行之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

他面色立刻沉了下去,转身便大步朝监控室走。

大堂经理连忙跟在他身后。

一行人浩浩荡荡推门而入,站在最前面的便是公司总裁,把监控室里闲来无事聊天的两个保安都吓了一跳。

谢安珩一句废话也不想多讲:“半个小时之前,顶楼办公室走廊外面的监控,还有一楼大厅和门口的监控录像,调出来我看。”

他面色冷峻得吓人,保安戴上耳机,连忙飞快操作电脑。

屏幕上很快就显示出他要找的监控视频,走廊内空无一人,两分钟后,小助理走了出来。

又过了几分钟,谢行之自己推着轮椅按下电梯。

“换到一楼大厅。”

“是。”

一楼的监控录像就更为简单,沙发角落上坐着一位衣着打扮都跟他们身边特护一模一样的人。

监控室里的众人都不禁脊背发寒,回头看了一眼特护。

“不是我,谢先生,这个真的不是我,您可以看休息室里的监控,我这会儿还没下楼呢。”特护满脸惶恐。

谢安珩摆手示意他安静:“停在这,把这个画面放大。”

监控上的图像放大后并不那么清晰,但还是依稀可见低着头的男人下巴又尖又长,跟他们身边的特护显然不是同一个人。

“继续放。”谢安珩眼眸中更冷了一些。

紧接着,谢行之从电梯出来,这位伪装成特护的男人便主动上前推着他的轮椅想往门外走。

谢安珩身侧的五指收紧。

监控视频最后停在谢行之被这名陌生男人推到街角,那位置是个监控死角,后续发生了什么就无从知晓了。

这么重要的人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出了差错,监控室里一时间落针可闻,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谢安珩抬手推开他们,站在门口拨通赵致殷的电话。

对方不知道在做什么,响了好久才接,声音也带着懒散:“喂?”

谢安珩言简意赅:“十分钟后来公司见我。”

赵致殷顿了顿:“出什么事了?”

谢安珩垂下眼睫,唇角拉低:“谢行之被人带走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怪叫。

“什么?!你个小兔崽子……交到你手心里都保护不好……”

谢安珩蹙眉:“谁?”

“没谁,我马上过来。”那道声音立刻又消失了,赵致殷轻咳一声,“警方那边呢?要知会吗?”

他话音落下,谢安珩手机又冒出一条短信。

未知号码,发了一条地址,言简意赅让他一个人前往。

他放下手机,只看了一眼就重新将它放回耳边,摸出车钥匙,朝走廊尽头的黑暗走去:“你人过来就行,其他事情我来处理。”

-

谢行之醒来的时候,后颈的疼痛还没完全消散。

他想抬手去摸,却发现胳膊动弹不了,低头一看,身上捆了绳索。

“你醒了。”

面前一道低哑的声音,说完还咳喘了几下。

他寻声望去。

施老夫人靠在轮椅上,正颤颤巍巍地将手里的茶盏放下。

“老夫人邀请人见面的方式还真是独特。”谢行之早料到施家不会善罢甘休,对眼前的情景也不算太过惊讶。

施老夫人暗“哼”一声:“那谢安珩把你护得天衣无缝,寻常手段恐怕见不到谢先生。”

“您用这种方式把我请来,不只是为了让我看您喝茶,顺带说上几句话吧?”谢行之低头试着动了动,绳索捆得很紧,双手还背在身后,几乎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

“你不用想着逃脱,我既然敢用这种方式带你过来,就做了万全的准备。”

施老夫人缓缓转动轮椅,正对上谢行之。

“我施家的近况你也知道,谢先生还是不用跟我打哑谜了,我为什么带你来,你心知肚明。”

“老夫人说笑了。”谢行之扯了扯嘴角。

被她绑来,他心中自然存了火气,可他毕竟见过大风大浪,又从死神身边捡回一条命,对这样的小威胁并不在意。

“我刚从国外回来,又碰上车祸,还没有时间了解国内的情形就被您请来……论了解施家的情况,您无论怎么说也应该跟谢安珩商量。”

谢行之微微放松紧绷的肌肉,试图缓解疼痛,顺便继续和她玩文字游戏拖延时间,好打量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处境。

施老夫人听了他的话却一笑,颇有点讥笑的意味:“我请你来,就是想找谢安珩。”

“……”谢行之对上她那双狭长的眼睛,心中忽地一跳。

“怎么?”施老夫人讶异,用她干枯的手指转动轮椅,朝谢行之靠近,“难不成……他还不曾向你表明心意?”

谢行之面色一变:“什么意思?”

“你还不知道?”施老夫人定定望了他几秒,忽然笑了,“你少揣着明白装糊涂,哼,他望着你的那种眼神,我一个外人都能一眼就看明白,在夏家老宅的那几天,你和他朝夕相对,又怎么会不知道?”

“……”

怎么人人都以为他在夏家老宅里和谢安珩发生了点什么?

对方都这样讲了,谢行之只能道:“知道又怎样?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

她笑完又剧烈的咳嗽:“原本只是你与他之间的事,但要怪就怪他跟他那个不要脸的母亲一个样子,豆大一点的脑袋整日里就只装着情情爱爱,愚蠢至极!”

听她这么轻蔑地提起谢安珩和母亲关若灵,谢行之当即绷住嘴角。

“我不觉得追求所爱有什么可被耻笑的。”

“追求所爱?那关若灵,一个卖笑为生的小明星,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要跟我的瑶瑶比,她也配吗?死在那酒鬼家里,对她来说也算是个好归宿了。”施老夫人坐回轮椅。

“是你?”谢行之抿紧双唇,“当初是你让关若灵投奔谢伟茂的。”

他没用问句,事实也证明他没有猜错。

施老夫人轻蔑地扬起唇:“那种只有皮相的蠢女人,我不过是从旁给她指了一条明路而已,她如何做是她自己的选择,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谢行之向来脾气温和,此时也难免怒极。

两世为人,要说他有什么遗憾,那就只有他的母亲关若灵。

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谢行之都没能改变母亲的命运,唯一能做的只是洗清她的冤屈而已。

但短暂的怒火过后,谢行之又平静下来:“不管你怎么粉饰,你女儿施瑶都是第三者,这件事情不可能改变。”

施老夫人这样自私自利的人,满眼都只有自己和家族的利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五块五毛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