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五块五毛小说网>都市小说>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己> 第22章 晋江独发严禁转载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2章 晋江独发严禁转载(1 / 2)

新道俱乐部。

这是整个满北市最有名的格斗俱乐部,光是场馆都有两栋联排大楼。

里面每一个教练资历也都很深,甚至还有退役冠军坐镇,是全国格斗爱好者都梦寐以求的地方。

等车停稳,谢安珩动作熟练地从副驾驶上下来,拉开车门,一手挡在上方防止谢行之撞到头。

“哎哟,你们家这个小保镖的业务是越来越熟练了啊,行之哥。”谢行之才站定就听到岑向阳揶揄。

他看一眼谢安珩,后者一脸淡然地关上车门:“哥哥,走吧。”

“嘶,当我不存在啊?”岑向阳偏要逗他,“说你两句就摆脸子不认人了?”

谢行之笑道:“你今天要和他对练,少招惹他几句。”

“得了,哥你就这样宠着他吧。”岑向阳这些年来也算是看开了,谢安珩年纪小的时候他还能欺负欺负,现在眼看着跟他差不多高了,他也只能在嘴上占点便宜。

一行人进了电梯,谢安珩很自然地走在前面,抬手挡住电梯门,等谢行之进来,这才按下楼层。

“我怎么总觉得他又长高了?”电梯里空间小,前面还有个大镜子,岑向阳站在谢安珩旁边,盯着镜子上的三道人影皱起眉毛,“他现在有一米九吗?好像比我还高了。”

谢行之还没开口,谢安珩便道:“你太抬举自己了。”

岑向阳:“你小子……”

这两个人只要一见面就不对盘,谢行之偏过头忍笑:“等会量一量就知道了。”

谢安珩愣了一下。

岑向阳听了连连摇头:“别,我不想跟他比身高,就算我是个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我也要做一个有尊严的前浪。”

“没说量你。”谢行之大致目测了一下谢安珩头顶的位置,“我给他量,是有好久都没量过身高了,正好看看又长了多少。”

谢安珩嘴角很轻微地往上抬了抬。

岑向阳:“……”

岑向阳:“行吧。”

“谢安珩——”

电梯门一开就听见邹渺的嗓门,紧接着一大串凌乱的脚步声,七八个少男少女狂奔过来把谢安珩围住,叽叽喳喳朝他告状。

“谢安珩你终于来了!王嘉航刚刚说他今天一定能打败你,还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们俱乐部只有他够资格晋级高级班,说你不够格……”

“他今天还偷偷提前半小时来场馆练习!”

“王嘉航就是个吹牛大王,他连我都打不过,他就是提前练一年,也不可能是谢安珩的对手。”

邹渺回头:“他上次明明就打败你了。”

何明旭:“……那是因为他犯规!”

谢行之和岑向阳也从电梯里走出来,他看着被众星捧月围在中间的谢安珩,唇角浮出笑意。

这些基本上全都是他们同一个高中的同学,和谢安珩一起在这家俱乐部的中级班学习实战格斗。

谢行之读书的时候几乎没什么朋友,上课放学独来独往。

他还担心谢安珩会和他一样,鼓励他多交朋友,但小孩明显做得比他好多了,从初中就带领了一大票班级上的追随者,升到高中部更是广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

毕竟读书时期的喜爱和崇拜都很单纯,外表、成绩、特长,这几个随便有一个拿出手的就能博到同学的眼球,更何况谢安珩把三项全部占了。

当然,有追随者也会有对手,王嘉航就是其中之一,这个名字,谢行之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了。

他饶有兴趣地在旁边听这些少年人义愤填膺地控诉王嘉航做出的挑衅行为。

“哥哥。”谢安珩却突然回头,“我去休息室换衣服,哥哥先去坐着等我吧。”

谢行之道:“我跟你一起去休息室,顺道给你量量身高。”

邹渺这才看见他们:“啊,谢行之哥哥,表哥,你们也来了!”

“你表哥我都在这站了大半天了,我算是看明白了,你现在眼里就只有这个小子。”岑向阳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他们嬉笑打闹成一团,谢安珩趁机领着谢行之离开。

谢行之找工作人员要了一把卷尺,进了休息室的小隔间,对他扬扬下巴:“把包放了,靠那边墙站。”

谢安珩正准备把护具和衣服拿出来,闻言回头看一眼他手里的东西,乖乖地靠到墙边站直。

他后脑才靠上墙壁,抬眼就被柔软的布料遮住视线。

谢安珩下意识地仰起头,正对上面前白皙的脖颈。

谢行之单手伸直把卷尺拉到他头顶固定,像是在确认高度,眼神认真又专注。

前者领口那一小节衣料上清淡的气息跟谢安珩的交融到一起,他不禁放轻了呼吸。

“在看什么?”

谢安珩猛地回神,谢行之正垂眸望着他,唇边带笑。

“没……”谢安珩眨眨眼,“量好了吗?”

谢行之稍微退开了一点,低头:“把鞋脱了。”

谢安珩顿了半秒,两□□错一踩,将鞋子褪下来拨到一边。

“这样好像和哥哥一样高了。”

谢行之眉梢挑了一下,弯下腰。

谢安珩下意识的跟着低头去看他。

“站直。”

腿侧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

他赶忙目视前方。

软尺贴着衣服往上拉动,有细微的响声,最后停在他头顶发梢附近。

“一米八六。”谢行之“唰”地将卷尺收回去,“努努力,长到一米九不成问题。”

谢安珩看着他:“哥哥希望我长多高,我就长多高。”

“胡说什么。”他有些好笑,“当然是你能长多高就长多高。”

“你换衣服吧,我在训练室里等你。”谢行之出了休息室,顺带关上门。

小隔间里只剩下谢安珩一个人。

他没去拿装衣服的包,原地站了半晌,耷拉着眼皮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三分钟后,他才一把将额前的碎发薅上去,扯下上衣,拉开背包。

-

俱乐部中级班有三个训练室,谢行之在谢安珩他们班的训练室里坐着看了一会儿其他人的对练。

“谢安珩呢?”岑向阳做完热身,喘着气问,“还没换好衣服?”

谢行之:“嗯,耽误了一点时间。”

他话音刚落,“吱嘎”一声,教室门被推开。

谢行之和岑向阳同时朝那边望过去,眼前一亮。

门口的少年一身纯黑色无袖训练服,平日里隐藏在衣袖下方的身形完完全全显露出来,肩膀宽厚,劲腰长腿,长身鹤立。

训练室里有不少人都转头看向这里,谢安珩丝毫没有理会,目光熠熠,径直走向谢行之:“哥哥。”

谢行之仰起头:“我问了你们教练今天的安排,第一场热身对练是和你岑向阳哥哥,然后是跟王嘉航的比赛,你们两个谁赢了谁就晋级到高级班,有信心吗?”

“哥哥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谢安珩笑吟吟的,丝毫没有赛前紧张的样子。

“没信心?这小子可不知道没信心三个字怎么写。”岑向阳听了他的话一哂,“不过要我看,我也觉得你能赢,王嘉航那小兔崽子就是坏心眼多,正经功夫没学几个,怎么作弊讨巧倒是琢磨得很透彻。”

谢行之听了正色道:“小心一些,不要受伤。”

岑向阳嘴唇动了动,一句“但是论心眼谁也比不过谢安珩”差点脱口而出。

他接到后者轻飘飘一个眼神,硬是把话吞了回去,清清嗓子:“听见没小子,别受伤了,不然你哥哥心疼。”

“他伤不到我。”谢安珩从背后拿出一瓶水,另一只手上还握着一个小药瓶,动作熟练地拧开盖子,倒了一粒药丸出来,“哥哥,今天早上的药还没有吃。”

谢行之一愣。

这片刻工夫,谢安珩已经把药丸递到了他唇边,他便就着对方的手抿进嘴里。

谢行之想去接他手里的水瓶,但是胳膊都还没来得及抬起来,矿泉水瓶口也抵在了他嘴上。

药丸在他口中迅速融化,他干脆也就着谢安珩的手灌了一口水进去,咕咚吞下。

这一整套投喂流程看得岑向阳目瞪口呆:“你……”

感受到他过于震惊的目光,谢行之拿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的水珠,轻声:“以后在外面不要这样。”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养成的毛病,谢安珩恨不得端茶倒水大事小事全都替他做,也不分场合。

被他责怪了一句,谢安珩也丝毫没觉得不悦,还是那副带笑的模样:“那哥哥下次记得按时吃,不然胃疼起来又要难受了。”

“知道了。”谢行之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快去热身吧,大家都在等你。”

“这水是温的,哥哥拿着,不要喝凉的。”谢安珩把水瓶塞在谢行之手里,这才脚步轻快地到训练场地热身去了。

“行之哥……”岑向阳不是个能憋得住话的性子,“你这小管家也太尽职了一点。”

说是管家都觉得不够,这架势简直就是恨不得把谢行之捧在手里都还要怕摔着了。

谢行之倒是觉得小孩很懂事是一件好事,欣慰地一笑:“他从小就这样,乖得很。”

“……”岑向阳欲言又止。

“阳哥,来对练吧,我好了。”谢安珩在场地那头朝他勾勾指头。

岑向阳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当即就把脑子里那些话全部忘了个干干净净。

“来了!”他起身,活动几下脖颈,“看阳哥今天不给你好好松松筋骨。”

话是这么说,可如今的谢安珩早就不是当年那个瘦弱的小孩了。

他身材比不上岑向阳那么壮实,却是个后起之秀,在格斗术上的理解和运用已经遥遥领先。

岑向阳还没在他手上走四五招,就被谢安珩一个横扫抽倒在地上。

前者躺平,一脸难以置信。

谢行之的掌声毫不吝啬地传来:“精彩,比上次对练又有很大的进步。”

谢安珩所以叫翘得很明显。

“不行!不算不算不算!”岑向阳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蹦起来,“刚刚是我轻敌了,没料到你小子还练了这一招,这个结果不算,再来一次。”

刚刚谢安珩用的就是上次他拿来出其不意撂倒这小子的最后一招,没想到才几天时间就被他偷偷学了过去,还反将他一军。

谢安珩垂着眼睫活动了一下手腕:“输了就是输了。”

岑向阳:“嘿……你小子来劲了是吧?”

“你小时候刚跟你哥学格斗那会儿,我哪次不是让着你的,你现在让我一次都不行?”

“让你倒是没问题。”谢安珩浅淡的眸光落在他身上,轻飘飘地说,“但是没什么必要。”

岑向阳:“?”

谢安珩:“再来一次你也还是输。”

“??”岑向阳吹胡子瞪眼,“行之哥,你听到了吗?你看看他这样子,这说的是人话吗……你给评评理。”

这小子在他哥哥面前乖得像个绵羊,每次跟他说话就能把他气吐血。

谢行之被他们俩的对话逗得乐不可支:“安珩,别老跟你阳哥置气。”

谢安珩这次倒是很听话:“好,我都听哥哥的。”

“……”岑向阳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但又说不上来。

他刚准备开口,练习室的门又砰地一声被人踹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五块五毛小说网